2012-7-1 │[转]从全民疯狂买房看根深蒂固的小农意识与奴性

作者:小白 | 发表时间:2012-7-1 13:35:21 | 分类:转载的 | 阅读:1297
    房价似乎一直是热门话题,也已经有无数的专家学者对高房价的原因进行过分析。有的说是未婚女青年造成的,又有的说“准丈母娘”才是罪魁祸首。无论是未婚女青年需求还是丈母娘需求都可以归结到“刚性需求”一类。可另一些学者表示异议,认为不能单纯从市场需求角度去解读,商品房的高空置率就说明房源充足。个人认为两种说法都有道理,但真正的原因应该还是刚性需求。道理很简单,那些将房源囤积起来的炒房者终究还是要将房屋出手卖掉,变现成钞票的。他将房屋囤积起来就说明他有信心:绝不愁卖不出去,肯定有人愿意买。这就是刚性需求。
  
    为什么要买房?问这个问题似乎有点“冒天下之大不韪”。如果硬要追问,得到的答复大致就是:“你这个笨蛋,看过哪个不想买房的了?只要有钱,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买房置业。”这种答复从逻辑上是荒谬的,用“大多数人的行为就是有道理的”来应付纯属不敢直面正题的心虚行为。有的甚至还会答复:“不买房难道要我流浪街头呀?”这更加荒谬。不买房可以租房,如今租房的人非常多,有几个人被房东驱逐?租房市场是买方市场,只要租客按时付房租,房东不大可能去驱逐房客。有的人终究会回答:“不买房就没有女人愿意嫁给我,我想结婚呀。”这个应该算是比较充足的理由,不过还不是本质的原因。真正的本质原因可能是根深蒂固的小农意识,而小农意识的背后又是深不见底的奴性。
  
    小农意识是一个贬义词,将面子看得高于一切的中国人一般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小农意识。人们甚至会说:“你看看那么多高学历的金领海归都想买房,难道那些见过大世面的高级人才都不如你看得透。你以为你是谁呀?”这种回答依然属于“大多数人的行为就是有道理的”,缺乏逻辑。我敢说,一个人西装革履,谈吐文雅,外语流利绝不意味着他没有小农意识。经常听见人们说:“我要去北京发展,我要去上海发展,要去……”,用“发展”一词代替“买房定居”似乎也暗中意识到了定居有点小农意识的味道,于是用上发展一词。可不管怎么掩饰,小农意识就是小农意识。
  
    暂不说小农意识,先来看看买房定居的利弊。中国近三十来年的人口流动超过了历史上所有时期的总和。铁饭碗越来越少,自谋职业成为主流,更换职业越来越频繁。人口流动不仅仅发生在城乡之间、一个城市的内部,甚至跨城市、跨省份,跨国。我个人的习惯是:在哪里上班,就尽量住在哪里。我尽量到离工作地点不远的地方去租房,骑车甚至步行上班是非常舒服非常自由的。住得远了,房租可能便宜,但交通费用少不了。更重要的是:时间是非常宝贵的,将生命日复一日地浪费在公交地铁上非常不值。况且公共交通往往拥挤不堪,前胸贴后背,空气污浊,容易传染疾病,心情也很容易弄坏。
  
    更要命的是,城市建设日新月异,今天看好的“阳光楼盘”过几年可能就被不远处的新楼盘挡住了阳光、挡住了风景。今天的安静环境可能明日被附近新开张的夜总会所破坏,甚至后天被新搬来的吵闹邻居所破坏。还有更严重的,豆腐渣工程越来越多,住进去不久后新房可能会出现裂缝。楼上洗手间的污水甚至会滴到你的身上,呵呵。上海的新楼盘安静地躺在地上固然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,但豆腐渣工程在这个假大空的国度里绝对是普遍现象。如果你是业主,遇上那些问题足以让你焦头烂额。因为中国不是法制国家,维权非常艰难。但如果你是租客,搬走就是了,稍微浪费一些金钱和时间而已。要是遇上自然灾害或者人为的破坏,比如火灾、风灾、水灾、拆迁等,业主要操心,租客的损失则是很小的。
  
    就算不存在豆腐渣工程的问题,住房也绝对会贬值。大跃进式的城市化所造成的泡沫终究会破裂。另外不出三十年,中国的人口将进入负增长,而且负增长会越来越严重。那些指望“以房养老”的人还是醒醒吧,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无法预计的几十年后,还不如过好现在的日子。另外更可怕的是,目前的阶级矛盾已经非常尖锐,从各方面看改朝换代已经不远。中国的改朝换代不可能是和平的,必然是血腥的。改朝换代与战乱之时,就是房奴们生不如死之时。二十年前,许多农村人抢城市户口,可今天呢?许多人在“非转农”。风水轮流转,今天的年轻人疯狂考公务员,却没意识到公务员职业的好日子已经快到头了。今天地位卑微的制造业日后将需要大量的人才,日后工程师的社会地位将会远远高于公务员和金融证券里的“白领小资”。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小农情结的中国奴总是掩耳盗铃地认为世界是不变的。
  
    当然买房也有它的好处,据说对小孩上学有帮助。许多地方的优质教育资源只向当地的业主开放,这是当局用政权力量逼人买房的一大铁证。可实际上为何一定要让小孩上最优质的学校?个人认为在小学与初中阶段学习成绩并不太重要,只要学校的教育质量达到了中等水平即可。那种“不上最好的小学,就上不了最好的中学;上不了最好的中学,就上不了最好的大学”的观点看似很有道理,实则充满奴性。为何一定要上最好的学校?那些杰出的人才有几个是高考状元?根本的原因恐怕还是“人上人、官本位、出人头地”的尊卑等级观念。强行要求自己的子女出人头地,看似望子成龙、舐犊情深,实则极度自私。中国的父母将子女当作自己的工具,从来没有将他当作独立的个体来看待。中国的父母给子女提供丰厚的物质条件,却不懂得与其进行情感沟通。与其花钱买房买学位,还不如多花时间听听子女的心事。中国的老年父母们聚在一起就是攀比自己的子女,虚荣心露骨,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子女是否真的快乐。中国人看似聪明,实则极度愚蠢。许多人非常注定别人对自己的评价,从来就不懂得自己真正需要什么,怎样才能真正幸福。
  
    小农意识的基本特征就是合群扎堆、害怕被群众孤立,害怕孤独、害怕变化、害怕思考。定居是小农意识最典型的外在体现。有的西方学者对中国人安土重迁的文化进行研究后得出结论:中国人不可能成为殖民主义者。中国人缺乏开拓精神,害怕适应新的环境,喜欢叶落归根。从这也可以看出中国人永远是内耗的,这是文化里注定的。中国人四肢勤劳,大脑懒惰,害怕思考。有许多外国人难以理解中国人的疯狂买房行为,中国人往往回答:“你不了解中国国情”。这里的所谓国情就是小农意识和奴性,用国情做解释的人其实在说:“我习惯了小农意识和奴性,如果不让我做奴才,我反而不习惯。”